第二章 普安王

阵阵凉风吹过,四处传来针叶林和树蕨摩挲的簌簌声。普安透过高大茂密的剑齿草缝隙,密切地注视着前方五十米开外的洼地,那里有一只巨大的蝾螈正在水边津津有味地觅食,黑色的沼泽随着它发出呼吃呼吃的声音,不断翻腾着气泡。

被罚降到地界已经很多天了,他一直处于半饥半饱状态。以前在天界,神龙太子是不用四处觅食的,可是作为地界的恐龙不一样,每天都要为吃饱肚子费尽心机。今天,他觉得格外饥饿难耐,已经大半天过去了,肚子里还是饥肠辘辘。当他发现面前不远处的那只蝾螈后,全身的神经和肌肉都绷紧了。

蝾螈吃得非常投入,但它没有忘记周围的一切,包括随时可能面临的危险。它仿佛天生有双警惕的小眼睛,始终从水面上扫视着,偶尔还会抬头一瞥。

终于四处的安静让它出现了片刻懈怠,扎下头去,几秒种过去了。

普安抓住这难得的一瞬,从潜伏的草丛后一跃而起,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惊呆了的蝾螈面前,一口咬住了它的脖子,一口鲜血瞬间进入口腔,胃液顿时朝上翻涌。

普安流着口水把蝾螈从泥泞的沼泽中拖出来,放到干燥的草地上。这只蝾螈虽然不是很大,但足够他支撑两天了,他毫不犹豫地张开大口,露出锋利的牙齿,闭眼咬向自己的猎物,可是,等他合拢牙齿时,却扑了个空,猎物不翼而飞了。

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

原来,一只同样守候的尖鼻恐龙也觊觎了这只猎物很久,只是它比普安身材略大,也更有经验,轻轻轻松不劳而获,抢走了猎物。

普安想上前拼抢,可是转念一想,算了,都不容易,为了活命,总不能让别人饿死。

他正想转身,不知从哪里冲出一只前肢粗壮的成年恐龙,不费吹灰之力,将抢食的尖鼻恐龙连同本来属于普安的那只蝾螈一同拿下,几乎不用啃咬,三下五除二,硬生生吞咽下去。普安看呆了,他从未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连空气中仿佛都传递着死亡的气息。

打不过,逃吧。普安想。

成年恐龙鄙视地瞥了普安一眼,目光转瞬变得凶狠无比,冷酷的眼神令普安不寒而栗。

普安掉头就跑,可是,一座不曾记忆的大山突然挡住了去路。普安惊恐地抬头,原来是一只长着巨大脑袋,体型粗大强壮的巨型恐龙,腥臭的热浪从它的嘴里哈出,兜头盖脸扑来。

“我不和你们争抢,还不放过我吗?!”普安心中一急,口出人言。

两只巨兽先是一惊,几乎同时愣住了。可是又几乎在同一瞬间,张开獠牙向普安撕咬过来。

普安拔腿就跑,常年跟随云阳先生修行的他,练就一身本领,身形灵活,从令人窒息的危险中冲出一条血路。只听到身后砰然巨响,原来两头巨兽由于用力过猛,撞得头仰腿翻。

不战斗,就是死。普安在心中逐渐明白了这条铁律,弱者的世界并没有同情,强者的世界不容懦夫,一味退让只能令自己没有丝毫立足之地。想到这里,他仰天长啸,嗷嗷的鸣叫惊得树叶簌然坠落,顺水漂流。

普安来到溪水旁,探头望向水中,借着水的倒影,第一次看清了自己的容貌,两只神龙族特有的龙角,让他与众不同。尽管有些年轻,稍显稚嫩,但是英武之气已经藏于眉宇之间。

他定神盯着自己的眼睛,扪心自问,这不是你一直向往的地界吗?这不是你心心念念的恐龙世界吗?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无论多么艰难凶险,都要迎难而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是这个“始终”会是什么结果呢,他心中不由得一片茫然。

现实不容他再多思多想,他默默下定决心--只有拼尽全力,才能生存下去。活着,成了他的现实目标。想清楚后,他转身顺着原路,寻找刚才妄图致自己于死地的那两只巨兽。

普安回到刚才争食的沼泽地,巨型恐龙正在享用自己的战利品,而前肢粗壮的恐龙已经成了他的午餐,周边倒塌的树木似乎在向旁观者描述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场惨烈恶战。听到普安到来的脚步声,巨型恐龙抬起硕大的头,从战利品的犄角之间瞪向来犯者,威言的视线像利剑一样射向普安,仿佛发出无声的恐吓。

普安不再退缩,不再谦让,他迎着挑衅的目光,稳定地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对手跺了跺脚,似乎发出无言的警告,阻止普安进入自己的私有领地。

“你抢走了我的午餐,还不允许我闻闻肉味吗?”普安在内心暗自斥责道。

对手摇晃着脑袋,发出嗷嗷的嘶鸣,声音中充满火焰和爆裂的味道,一场大战斗一触电即发。

普安不再等待对方准备,突然发起进攻,一头撞向比自己高一头,宽一身的凶恶对手。对手似乎有所防备,但并没有想到来者如此神速,一向的骄横,促使它并不示弱,只见它站稳了,低头抵挡普安的进攻,两只威猛无比的恐龙撞到一起,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庞大的尾巴扫起的烟尘令人望而生畏。

普安虽然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架不住对方身高力大,被震得一咕噜向后翻滚过去,烟雾顿时弥漫,迷住了他的双眼,朦胧中,只见两只灯笼般的眼睛从天而降,一张血盆大口将自己罩住,腥气的热浪从一排利齿间迎面喷出。

普安见已经躲不开了,就伸出前爪抵挡,可是被恶龙一口咬住左前爪,普安顿时感受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不由自主的缩小幻化出了神龙形态。

普安的另一只手无意中摸到一根树枝,他顺势抄起树枝叉进恶龙嘴里。对方被顶得一咧嘴,趁它稍一松懈,普安使劲双脚倒勾,挂住它的牙齿,用树枝卡住对方的喉咙,对方被卡得难受,忍不住咳嗽,普安趁它张开嘴喘气,就势跳落地面,用龙角奋力戳向对方的肚皮,恶龙防不胜防,被刺中腹部软肋,普安运气,在它的肚皮上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只听哗啦一声,有液体涌出。

恶龙暴跳如雷,疼痛难忍,扑向普安,可是它显然心有余力不足,刚迈开几步,就轰然倒地,险些将普安压在身下,它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威风。只见土块砂石被那小山似倾倒的躯体震得狂飞乱跳,大地仿佛在颤抖。

普安趔趄着朝后跳出几大步,躲开颓然倾倒的恶龙,然后上前,想仔细看看这个巨无霸倒地后的模样。可是,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腿一软,跪在地上,他努力支撑着沉重的身体,可是他的四肢在发抖。有一种痒酥酥的感觉顺着他的额头和脖颈蜿蜒,顺势而下,他低下头,发现地上已经汪了一滩鲜血,而自己的脚掌由于浸在血水中,每挪动一步,就留下一个斑驳的血印。

血印绵延了数十米后,普安再也支撑不住了,腿一软,一头栽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普安听见一个遥远而温柔的声音:

“醒了,醒了。”

普安的头不能转动,浑身像散架了一样,他听先生说过一些濒死的状态,心想,难道自己这是已经踏入无常了吗?隐约地,他又站在云阳先生身旁,还是那个翩翩起舞的青衣少年,正和先生演练功课。

那个好听的声音又响起来:“你终于苏醒了。”

普安的意识一点点复苏,他勉强转动眼珠,循着声音,看到了一张略带焦灼的欣喜面容。这是一张好看的脸庞,柳叶似的眉毛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灵动双眸,长长翘起睫毛,合下时遮掩住三分阴柔美好,打开后露出七分明媚阳光。

现在这双好看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普安,普安竟然有几分不好意思。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神龙外形,不知怎的,莫明有些不自在起来。他不由自主地摸摸脑袋,突然发现,头上尖锐的龙角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紧束的发带,坚硬的龙麟角质化皮肤也已褪去,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那个天台上练功的少年!他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唐突地脱口而出:“姑娘请不要离开我!”

“不会的,我等你很久了。”姑娘的话顿时让普安如坠云里雾中。

“可我并不认识你,你是谁?”

见到普安不解的神情,姑娘并不答话。只是用心帮他用藤条扎住伤口上方,只见她在手心揉碎一些不知名的草茎,用纤细的手指捏起带着汁水的渣滓,轻轻敷在普安的伤口上,很快一丝清凉舒爽顺着伤口,流进普安的心房。

“这是伤筋断骨草,你被伤到了筋骨,止血后,会很快好起来的。”

“你身上有三处伤口,头上的最严重,过几天感觉好些后,再做剧烈运动,不然热血上头,会影响伤口愈合。”她说得头头是道,这更令普安如陷迷局,努力回想起自己什么时候结识的这位心灵手巧的姑娘。

“谢谢姑娘,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普安提醒道。

“我是龙女,东海龙王的小女儿,早在出生前,父王就请人为我算过一个命,要在这片土地上找到一位君王,建立起自己的家族,刚才你在和那只恶龙打斗时,我就已经在心中认定自己今后的生活会与你联系在一起了。”龙女略带羞涩的秀美面庞上飞上了两朵红云,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有着一股执拗的神情。

“可我并不是什么君王啊?!”普安不解地问,话刚一出口,又有些后悔,怕姑娘真的因为自己不是君王而甩手离去。

“你现在还不是君王,以后一定是。”龙女肯定地说,她的头也不抬,仿佛在说一件很简单的事,就像探囊取物一般轻松。

“你怎么知道?”普安疑惑地问,他专注地看着龙女。

可是龙女根本不与他对视,只是边忙边与他答话,“我相信,所以我知道。”龙女说,似乎他们是相识已久的熟人,又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一双长长的睫毛掩住了所有的心事,她帮普安处理完所有的伤口,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东方,漆黑的双眸闪闪发亮,就像夏夜晶莹璀璨的双子星落入浩渺清幽的湖水。

龙女偶然抬眼,普安顿觉心中照进一道明亮的闪电,但是很快,他内心的光明转瞬又暗淡下去,他有一丝不得不说的顾虑,于是低头犹疑道:

“可……你是龙女,我是恐龙,我们……”说着话,普安忽然变成了恐龙的模样,龙女顿时相形矮小下去,几乎渺小到可以忽略的程度。

“闭上你的眼睛。”龙女说,声音轻柔而不容置疑。

“你要做什么?神神秘秘。”普安依言双目紧闭,嘴里嘟囔道。

“好了。”龙女很快说道。

普安立刻睁开眼睛,眼前哪有什么龙女,而是几乎与自己比肩的一只恐龙,就连身上的皮肤纹路都与自己相仿,似乎就是自己的略微缩小版。

“这可不好,以后咱们的孩子会分不清父母的。”普安故意说道,同时悄悄看龙女的反应。

“呸,谁和你是咱们,你的孩子又是谁。”龙女嗔道。

“咱们就是你我,我的就是你的,所有的。”普安说,望着眼前的龙女,一种特殊的情愫顿时洋溢在心田。

龙女笑而不答。

沼泽旁的高地真是个好地方,这里水草丰茂,树木葳蕤。普安和龙女在这里建立起了自己的家园。各种食草动物前来觅食饮水,它们招引来无数食肉恐龙,对美味的渴望,对地盘的觊觎,使得他们频频冒险,入侵普安的领地。

一天,两只长有巨大尾巴的成年恐龙带领另外几只相形较小的幼龙,趁着月夜天黑,偷偷摸到了高地,它们已经看中这块风水宝地很久了,妄图通过偷袭,迁徙到此,建立新的家园。

一直以来,普安夜间休息,都是半睁半睡,始终处于警惕状态,这天也不例外,当他发现逐渐临近的敌情时,并未惊动龙女。龙女听到不远处的动静,起来看个究竟,此时,普安已经快速收兵,骁勇善战的他,速战速决,将大尾巴龙一家统统拿下。

“我们又可以有很多天的美味大餐了。”普安望着被藤条束缚的手下败将,对龙女高兴地说。

“可是我们俩吃不了这么多,很多天也吃不完。”龙女看着最小的幼龙,不无同情地眼底,满是爱怜。

“那你觉得怎样?”普安问道,似乎猜到了龙女的想法。

“我们可以豢养它们。”龙女说。

“看来你慈悲大发啊,可我们要的是战士,不是包袱。”果然龙女是想留下它们。

“我们可以把它们变成战士,”龙女说,“它们是一小群,我们也应该不只是单独的两只,而应该是一群,一大群。”

“对啊!”普安忽然想起了云阳先生说过的话,团队的力量胜过任何的单打独斗。

他拉着龙女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龙女,是你提醒了我,我们要成群的恐龙,越多越好。”

“对,我们要更多的领地。”龙女不假思索地说,两人果真想到了一起。

普安对龙女说起了先生,说起了自己的过往,龙女听得津津有味,她为自己不俗的眼光暗自称赞,庆幸自己没有看错,普安果然不是一只平凡的恐龙,他有君王的血统,难怪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和超群的本领。

收编的大尾巴龙,见对手没有杀害自己的意思,又可以实现在高地生活的梦想,也就乐得归顺,加之普安每天终有收获,恐龙们也不至于挨饿,于是一个小群落形成了。它们逢遇恐龙,便高唱普安的赞歌,于是归顺的恐龙越来越多了。一个小小的高地,已经远远不足以容纳越来越多的恐龙成员。

“我们就把这里命名为普安吧。”龙女说。

“很好,我们要让普安之地越来越大,远大到无边无疆。”普安信心百倍地说。

“我们要让普安万寿无疆!”恐龙们高声拥护道。

普安站在高地之巅,俯视一望无际的莽莽林海,那里是战斗即将发生的地方。过往的经历教会了他生存之道,那就是,没有永久的安逸,只有永远的战斗,要想赢得真正属于自己的领地,必须搏击,安稳的日子是建立在不安稳的搏杀之上的。

“我们就要主动出击。”普安说,龙女赞成地点点头,多日的征战,她与普安已经建立生死相依的关系,两人的想法总是不谋而合,同进出,共患难,达到了真正的唇齿相依,心有灵犀。

普安运用云阳先生传授的技艺和智慧,每天带领恐龙群出生入死,奋勇搏击,尽管成员越来越多,但是都心悦诚服,大家一致拥护普安为恐龙王。

终于有一天,普安与龙女的孩子龙宝出生了,龙宝飞快成长,有了自己的伙伴,乖妹是最好的玩伴,在这只聪明伶俐的小恐龙陪伴下,龙宝潜心跟随父亲普安学习本领,继承了父亲开朗机智、勇敢敏捷的性格,同时兼具母亲龙女温厚善良、聪明过人的特点。

两小无猜,形影相伴的两小只恐龙,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乐趣。普安与龙女望着越来越繁盛的大家族,在心目中描画着无限美好的前景。

可是突然连续数日,天地黯然失色,植物颓萎无华。恐龙的食物越来越少,种族成员饥饿难耐,纷纷倒地,再难爬起。

“看来我们有大难了。”龙女满目忧虑地说。

“是啊。”普安神色凝重地望向阴沉的天空,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和渺小,不由得想起了父王和云阳先生。

(云阳县普安恐龙化石管委会供稿)

 

Copyright © 2008-2016  云阳网 版权所有  主办:云阳县委宣传部  承办:云阳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