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阳网讯(记者 段斯斯)在农村,有种情况比较特殊:一个村自成一个圈子,村民之间很熟络,但村民对“外来户”持有一种疏离、不信任甚至是排斥的态度。罗强对于泥溪镇协合村来说,算是“外来户”吧?他是市政协办公厅扶贫集团驻协合村的“第一书记”。

2017年9月来村里。但奇怪的是,村民们对他并不疏离,反而亲热得很!“这不奇怪,我在村里既是孩子们的老师,也是老人们的幺儿,还是村民们的书记,我就是这个村里的人啊!”罗强调皮说道。

“罗老师,你能教我们唱这首歌吗?”

在成为村里人之前,罗强实际上捱过了一段煎熬期。

泥溪镇协合村离重庆主城400多公里,当年一路风尘到协合村,已是傍晚时分。如果在重庆主城,这会儿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候,整座城市流光溢彩,灯红酒绿,车马喧嚣。可协合村除了地坝边有一盏灯,给人一丝昏黄的光亮,四周却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唯有高山重重,野风阵阵,偶闻鸡鸣犬吠,让人从心底里涌起一阵悲凉。

差别太大了!他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贫困与落后背后的沉沉重量,也第一次从内心真正地焦虑“第一书记”的工作怎么搞。

越焦虑越慌乱,刚到村上,他感到两眼抹黑,便想尽一切办法融入农村,想尽办法接近村民。可与村民交流起来却十分困难,包括从村民口中冒出的方言土语。他尽可能地参加一些村民会,院坝会或“干群交流会”,但他始终感觉到自己与他们之间老是隔了一层,收效甚微。

协合村村委会办公室在一个半山腰上,与村里一所小学正好同在一个院子里。

学校学生人数并不多,他刚来时只有29个学生。人数不多“成份”却很复杂。这些学生中涵盖了一、三、五年级不同年级的学生,还有几名留守儿童,以“幼儿班”的身份混杂其间。

稍有闲暇时,罗强总爱在教室外转悠,想看看这些活泼可爱的孩子的身影,想听听这高山野岭上朗朗书声和稚童的欢笑,满足一丝精神上的慰藉。

可是,听着听着就感到有些不对劲了,这里怎么只闻书声朗朗,却听不到歌声绕梁呢?他问老师:“你们平时不教音乐课?”“教啥音乐课哟,我们自己都五音不全,鸭子喉咙一个,教学生唱歌,岂不让人笑掉大牙!”老师打趣道。

于是,罗强从那时起就主动走进课堂,从最基本的“1、2、3、4、5、6、7、1”的基础教起,每周上两节音乐课。到现在为止,这些从未与音乐打过交道的山里娃,先后会唱《童年》《少年先锋队队歌》《歌声与微笑》《当我轻轻走过你的窗前》等30多首歌曲。

当他们唱着歌儿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好些家长就问:“你们是从哪儿学来的?”学生们总会高兴的回答:“是那位从大城市下来的罗老师教的!”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不少村民这才知道,娃儿们口中的“罗老师”原来就是他们村上扶贫工作队的“罗书记”。在大山里,老师这个职业是最受尊崇的职业,老师这个称呼带着几分神圣,在山里人眼里,老师比“官”还大,老师比亲人还亲。

罗强每到一些农户搞调研、摸情况,总会有一群孩子围上来“罗老师”、“罗老师”地喊个不停。而家长们一见是“罗老师”来了,就会热情主动地把他请进屋里,好像久别重逢的亲人,家长里短地说个没完,生怕少说了一句话。

从此以后,他感到自己的工作方便多了,他与村民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从那时起,全村364户人家,989人,只要人还在当地的,他家家到,户户访,走完了90%以上农户。全村29个贫困户,他像走亲戚一样随便,去了一次又一次,成了村里的“万事通”。

1   2   3   下一页  

Copyright © 2008-2016  云阳网 版权所有  主办:云阳县委宣传部  承办:云阳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