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三妹我走进关王庙哎,见公子呀两眼的泪长抛哟哎,你双手还搂抱哎,你我是呀爱玩人呐,手呀手抱腰哎……”前不久,云阳县摄影界的“摄友”们,有幸欣赏到一出幽默诙谐、生动活泼的“亚亚戏”,大呼过瘾!

亚亚戏,流传于云阳江南民间,是草根农人施展舞台的“草台戏”,为云阳独有的一个戏种,距今已有百余年历史,2012年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如今,亚亚戏的表演已不多见,偶可在农村红白喜事中一窥其风采。

隶属灯戏 农人自娱

亚亚戏原名“亚戏”,意为不是戏的戏,属于“草台戏”,本是一群草根农人在节日、喜庆、农闲时,自编自演的剧种。相对于川剧、京剧等“正戏”而言,它虽有角色、道具、唱腔等戏剧元素,但没有舞台艺术,只在农村院落、谷场、古盐道驿站等划地为台表演,故名为“亚戏”,为顺口,遂改称为“亚亚戏”。

亚亚戏是灯戏中的一个戏目唱段,旧时称为“唱灯”。灯戏是重庆、四川一带极富特色的传统民间小戏,为川剧的重要声腔之一,是从巫师(端公)祭祀礼典的舞蹈(傩戏)中发展出来的戏种,属远古“巫咸文化”时代的产物。所以最早的灯戏,往往与端公“庆坛”、“送鬼”等活动相伴进行,带有祈福、消灾、驱鬼、求神等成份。因此,当今表演亚亚戏时,还有戴傩面的俳角儿出场。亚亚戏中有一戏目本就是端公戏里的《打心神》,新中国成立后被取缔,原其戏班中扮演主角的人物曾经就是端公。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进步,灯戏逐渐从端公戏中分离出来,博采众长,成为颇有特色的“江南灯戏”。而其中的亚亚戏,既吸收了本地灯戏和山歌的唱段,也有川剧的元素。由于当今极少有人再表演这类传统灯戏,因此亚亚戏几乎便成为“江南灯戏”的代名词。

唱词通俗 表演生动

亚亚戏主要流传于云阳凤鸣、凤桥、院庄、宝坪、龙角等地,尤以凤鸣最活跃。其表演形式简单,对规模、道具、演出场地等方面要求不高,只需一块诸如院坝、草坪、河滩等能容纳三五个人活动的平地即可,观众可从四面欣赏节目。

亚亚戏有四个角儿:花旦、老生、丑角、小生。花旦,亦称“幺妹”,多以男性装扮,身着花衣,头戴镶钻花魁,脸施朱粉,配备象征性的彩龙船。小生,有文生或武生,视剧情而定,常着短打服饰;脸谱根据剧情,有秀雅和轩昂之别;有武戏文唱或文戏武唱。老生,又叫“老妈子”,头梳螺髻或戴毡帽,脸点黑痣,身着蓝色右袵斜衫。丑角,常以驼子形象出现,翻穿皮领褂,脸戴公信傩面,头戴烂草帽,手持蒲扇,脚蹬偏耳子草鞋;有时屁股掉根葱,面露丑态,前后穿梭表演以烘托气氛。

亚亚戏的娱乐性很强,情节夸张,矛盾突出,嬉闹诙谐。唱词多为四句一组,其唱腔多以一人领腔,众人接腔的形式,一唱一合,呼应成趣。有时也有对唱、齐唱的形式。戏中兼有川剧“唱念坐打”的影子,间有乡村民歌、端公调。其舞蹈吸收了端公舞、狮舞的姿态,以及俳戏的滑稽动作。演员往往运用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将剧中角色的喜怒哀乐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亚亚戏的戏目不多,最具代表性的有《苏三妹》《玉堂春》《四季调》等,这些戏目大都改编自民间戏曲或民间故事。亚亚戏的表演采用方言,或歌颂丰收的喜悦,或展示劳作的艰辛,或表现失散的悲苦,或表达对爱情的追求。唱词通俗自然,表演生动活泼,极富生活气息,深受当地群众喜爱。

传人无几 传承堪忧

前不久,记者联系上凤鸣镇凤凰岭社区的向仁培,请他带路,去拜访当今亚亚戏的代表人物黄代财。向仁培是亚亚戏的“高级票友”,前后跟黄代财学戏近30年,主要学的是丑角。他说,因为自己身得人高马大,扮的丑角不够丑,所以常常作为替补上场,有人演丑角时,他就当锣手,打“二锣子”。他指着记者玩笑道:“像你这样的身板和外貌去演丑角,那才丑!”

在黄代财家,师徒二人一见面便犯了戏瘾,一人敲梆一人唱戏,兀自表演起来:“辰时好绣鞋,想起冤家来;肩搭青悠线,脚踏红绣鞋。冤家你不来……”二人沉醉其中,非常享受这一刻。黄代财一开唱就停不下来,连唱几段才歇下来与记者聊天。

黄代财是凤鸣镇马轩村人,其父原是生意人,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对亚亚戏很感兴趣。因此,在黄代财十二三岁时,父亲便送他到亚亚戏第二代传人余启望门下学艺。他最初学的是旦角,后来四个角色都学会了。

60余年来,他们四处演出,近至县内江南各乡镇,远到利川柏杨坝。由于他们的演出队不光有锣鼓队,更有戏剧表演,因此成了“抢手货”,凡遇红白喜事或节庆盛会,主顾争相邀请。有一次,凤桥一家做大寿的来邀请他们去演出,接着泥溪一家做白事的也来了。两家人争执不下,竟抢起道具来。最后,演出队执行“先来后到”的原则,才平息了这场纷争。“现在比以前演出的机会少多了!——时代变了啊!”黄代财不禁感叹起来。

据黄代财介绍,亚亚戏的唱词都是口传,目前流传下来的传统戏目只有《苏三妹》一种。正因为这样,他们演出的时候就不能只表演亚亚戏,还要表演灯戏的其它戏目,比如《思五更》《十二辰》等。演出队算上演员、乐队和舞狮、跳舞的,总共有十二人,通常情况下,一场演出两个小时,平均每人可得两百元左右报酬。

黄代才说,亚亚戏的戏目太少,对其发展有所影响,因此,他们请人写了一些富有时代气息的唱词,比如《农村新气象》《云阳好风光》等。他们打算在以后的演出中表演这些新的戏目,给群众“换换口味”。

亚亚戏自产生以来,到黄代财这代是第三代。同其它民间艺术一样,亚亚戏同样面临传承的问题。黄代财说,目前亚亚戏尚能支撑二三十年,因为还有蒲素云、龙腾武等四五位比他稍年轻的传人,但是,在他们之后就很难说了。他从事亚亚戏表演大半个世纪,一生的心血都倾注其中,深为其未来担忧。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嫌亚亚戏挣钱太少,不愿以此为业,如果想让其传承得久远些,至少须从两个方面来解决:一是要丰富戏目,请文化界人士多写些富有时代气息的唱词;二是要找一些对亚亚戏较感兴趣的年轻人来学习,作为兼职演员。这样,或许能使亚亚戏多传承些年头。

黄代财家中有一个前两代传下来的花魁,已有百年历史,至今还作为道具使用。他希望这个花魁的“命运”,不要在他们这代传人故去之后,就只能“移驾”博物馆,成为仅供人们参观的古董。

(文/图 记者 李旭忠 实习生 丁齐)

传承“非遗”要重接地气

“非遗”即非物质文化遗产,承载着一个民族的文化记忆,彰显着一个地区人民的智慧和魅力,是人类独具特色的文化瑰宝。然而时移世易,很多“非遗”技艺,已是知者寥寥、后继乏人,有的已经濒临绝境。在很多年轻人眼中,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某些方面显得“过时”,保护和传承就更谈不上了。

“亚戏”本是“草台戏”, 距今已有百余年历史,2012年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亚戏”是一群草根农人在节日、喜庆、农闲时自编自演的剧种,它从最为接地气的泥土中走出来,曾以其独特的文化魅力流传于云阳民间。

就以“亚戏”来论,而至今日,这朵文化之花日渐凋零,究其原因。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已不似祖辈刀耕火种,披荆斩棘的场所从农村变成了城市,“亚戏”这种原始的采用方言表演,歌颂丰收的喜悦,或展示劳作的艰辛,或表现失散的悲苦内容往往无法引起年轻人的共鸣,对“亚戏”所知甚少,遑论去学习和传承技艺了。

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既保留其区域文化性,不“趋利媚俗”,但也不要 “高高在上”。要随着时代的变迁,走出“深闺”,结合时代趋势,进行创新,要让“非遗”项目融合现代元素,在原始内涵不变的基础上,实现改头换面,以贴近时代和群众需求的表现形式,重新在时代舞台上绽放光芒。只有当非物质文化遗产回归民众生活时,民众才会慢慢开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好奇、传播、保护与传承的过程,才能实现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目标。(唐晓零)

Copyright © 2008-2016  云阳网 版权所有  主办:云阳县委宣传部  承办:云阳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