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23岁相恋,23岁结婚,28岁第一个生命诞生,29岁时孩子叫我们爸爸妈妈。走过七年之痒,40岁激情褪去,我们依然相爱。50岁,我们的孩子也有了自己的爱情。60岁我们一起办起了‘社区图书馆’。70岁我们子孙绕膝。73岁是我们的金婚……”2月13日,情人节来临的前夕。这天,柏杨湾社区郭世忠和邬前宜这对已相濡以沫50余载的金婚夫妇,又如往年一样,放下一切事务,重温起当年甜蜜而浪漫的爱情故事。

私定终生 三个月闪婚地主千金

1961年八月的一天,这天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沉寂的午后,阳光炙烤了整个车间,没有一丝风的空气炙热粘稠。郭世忠整理着车间生产文件,他来江口铁厂已经大半个年头了。“我叫邬前宜,我是这儿的车间记录员。”循着银铃般的声音探去,只见车间管理员身后跟着一姑娘,肤白文静,甚是美好。郭世忠突然感到有些紧张,仿佛一种热烈澎湃的情感正铆足劲儿萌芽,那种心荡神怡,魂不附体,心猿意马,浑然忘我的感觉像是久久蕴藏在心间的情感在迸发。“他脾气挺好的。”就这样,这位曾经的地主千金迅速与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车间文书坠入爱河,三个月后竟瞒着家人私定终生。

八毛钱一条的经济烟两条、五六分钱一斤的包谷五斤、找车间保管员借来的一床被子、新婚第一个早晨每人打了三两米饭,这就是他俩全部的彩礼和嫁妆。

“虽然结婚没花到10块钱,可是我们的婚礼相当热闹呀。”说起结婚的场景,郭老满脸洋溢着幸福,仿佛时光又穿越到那个物质匮乏却并不缺少真情的年代。“结婚当天,车间200名同事都来参加我们婚礼嘞!当时我们还邀请了歌手栗克杰,唱了《敖包相会》《绣荷包》。那音质真是好啊,就跟前宜的声音一样好听,像银铃一样。”郭世忠扭头深情凝望着陪伴自己走过半个世纪的邬前宜,一脸幸福的模样。

两地分居 千余封情书聊寄相思

婚后不久,郭世忠由于工作调动,从江口铁厂调到了云安粮站。这可愁坏了正如胶似漆的小夫妻。“我想见你!”为了内心的这个声音,郭世忠常常隔两三个月一次,徒步30里路回江口去看她。而返回单位时,邬前宜走又一路把他送到云安。就这样,郭世忠从晚上5点多走到凌晨0点,到家歇一晚后第二天与邬前宜一同往回走,从凌晨0点走到天亮。一路上,小两口谈理想,聊子女教育。30里路走完,情话还未说尽。这一走,就是整整24年。直到1986年,郭世忠调回江口工作,年近半百的小两口才真正团聚。这一年,他们最小的儿子10岁。这24年,他们走着同一条路,从青春年华到年近半百。他只知道,有她在的地方,就是家。

24年里,郭世忠写了1200余封家书。见不到邬前宜的日子,他只好将千言万语倾注于笔墨之间。他在信中写道:“亲爱的前宜,在回家的日子里,受了你的关怀和帮助,表示感谢。儿子高平在你这里过得很好,还学会了写字和画画,临睡前还让我给他讲故事,真是天真活泼、聪明伶俐。由于前段时间受了点凉,有点咳,现已好转,请放心……”

郭世忠小心翼翼地翻看着这24年来写给老伴的情书,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指着一封回信对邬前宜说:“你看你看,这是那时候你写给我的。”

携手一生 生命里有你真好

五十载风风雨雨同舟共济,半世纪朝朝暮暮扶持相依。

如今已是儿孙满堂的郭世忠根本闲不住,他买来四口立柜,把客厅和饭厅开辟成了图书室,办起了“家庭图书馆”,向小区居民免费开放。天晴时,郭老就把书从家中搬到街边,摆成书摊,方便大家阅读。本就不多的退休工资全贡献给了这些书,老伴邬前宜毫无怨言,打趣道:“人家退休了玩玩鸟,养养花,你倒好,当起了‘图书管理员’。”郭世忠瞥了老伴儿一眼,硬塞给她一瓣橘子:“看还能不能堵住你的嘴!”

“茶,要喝浓的,直到芳香犹在;路,要走难的,直到苦尽甘来;人,要感情深的,直到同风雨共患难。”郭世忠突然严肃起来,“那些年我们两地分居,家里一家老小全靠前宜照顾,她嫁给我太辛苦了。现在她腿脚也不方便,不过孙子孙女儿倒挺乖巧的,回家的时候总不忘给奶奶捶捶腿。我这大半辈子,有前宜这样的老伴儿真好!”

“你陪我青葱白发,我陪你含饴弄孙;相许一生风雨里,酸甜苦辣铸姻缘。”这也许就是郭世忠夫妻二人相濡以沫、恩爱一生的真情告白。

记者手记:人生能有几个五十年,又有几人可以真的白首到老?郭老半个世纪的爱情让人感动。那个年代没有誓言,没有物质,有的只是相濡以沫。经历风雨同患难,时光流逝,真情永不变。因为爱情,从来不会有沧桑。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记者 杨梅娜)

 

Copyright © 2008-2016  云阳网 版权所有  主办:云阳县委宣传部  承办:云阳报社